当前位置:主页 > 88娱城集团 >

95%截肢者盼政府增医疗津贴

发布时间:2017-11-14| 来源:未知 |

受访者中,84%截肢者和67%的截肢者家人情绪受困扰

【文汇网讯】 (香港文汇网 记者 殷翔)「当你有一天躺在病床上,医生问你,你要保住生命,还是(保住)你的一只手或脚?你如何回答?我们的身体已经告诉大家,我们的选择」截肢者协会副主席Key主持截肢者问卷调查发布会时表示,截肢者都是选择活下去的勇敢者,但84%的人截肢後身心备受压力,95%截肢者认为政府应增加伤残及医疗津贴两位截肢者6日分享经历,他们感谢家人的不离不弃,陪他们走过人生最难的一段路

香港截肢者协会是由一群截肢者和志愿者於2015年成立的志愿机构,通过定期探访截肢者等方式,以同路人的亲身感受,鼓励截肢者走出生命低谷

协会主席翟文鳯表示,截肢者协会於今年6月至7月向截肢者和亲友进行了问卷调查,为新一年「重新起步.蜕变计划」展开序幕希望计划能帮助更多情绪饱受困扰的「隐形」截肢者,勇敢站起来,重投社会

协会副主席潘柏源介绍调查结果,香港估计约有一万名截肢者,主要原因是意外受伤、长期病患、感染恶菌和糖尿病等

失工作能力 经济压力大

这次调查成功回收77份问卷,包括43名截肢者和34名截肢者亲友这次调查显示,截肢者在手术後失去工作及自理能力,给家庭产生巨大经济压力,包括沉重的後续医疗负担和生活护理开支,令家人不堪重负潘柏源呼吁政府加强对截肢者的援助,包括仿效欧美,为截肢者提供不同类型的合适义肢,与社区合作制定截肢者後续康复计划,及主动聘用合资格截肢者,帮助这些生命斗士重返社会

足球教练「失足」冀搵工报亲恩

年轻的冯展邦原本是少年足球队教练,去年意外堕楼失去左腿,右脚也粉碎性骨折

他说:「父母已退休,我是家中主要经济支柱,失去一只脚後无法工作,家庭立即陷入困境」手术後阿邦情绪极度低落,在床上躺了四个多月,直至同为截肢者的协会成员来探视,才鼓起勇气拚命练习戴义肢走路

他现在最盼望能有一个合适的义肢,可以放下拐杖重投社会:「住院饭很难吃,我爸患癌刚做完手术那几个月老父母每天做好饭餸带来给我吃我很想能尽快重新工作,报答父母」听见阿邦真情表白,在场的阿邦父母默默拭泪

中年汉切左腿 妻扶持戴义肢

中年人冯耀伟去年因左膝伤口感染食肉菌而切除左腿冯妻Bats说:「当时医生进行了九次清创手术,阿伟几次性命垂危心跳停止,医生说他不可以再接受手术了,只能切除左腿我立刻同意了,当然保命重要」

失去左脚後,阿伟长时间拒绝说话,也不愿进行戴义肢训练由於全身肌肉痿缩,医生认为阿伟可能要终身卧床协会成员的探访,令阿伟重新振作,在妻子扶持下努力练习,终於能够戴上义肢行走Bats笑说:「我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阿伟有一天能再拖我去逛公园、逛街市我对此很有信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9 88娱城2官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